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另類保鏢:美女總裁愛上我 > 第2609章 把裝逼進行到…
    或者說,沖著他跟宋雨婷在一起這件事來的,因為對方的話語里顯然是在針對他所謂的泡妞這個事情。

    林海腦子轉的飛快,已經迅速地浮現出一個人的面孔來,差不多他已經鎖定到底是誰干的了。

    紋身男笑著笑著停了下來,冷冷地看著林海鄙夷地說著:“你是不是傻?開著別人的車還想走保險公司理賠,保險公司根本就不會管。到時候還要找你和你老板的麻煩。”

    “你一個小保安,開著老板的車出去泡妞,還撞上了別人的車,你老板會放過你?何況你這撞上的可是一百多萬的車。”紋身男冷笑著說道,“你老板不把你開除讓你賠錢,都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你老板是你親爸爸。”

    周圍人全都放肆地哈哈大笑起來,誰也沒有注意到林海的眼神已經變得冰冷了,當然,主要是他們這么多人,也確實沒有把赤手空拳的林海放在眼里。

    “那大哥你說,這事情要怎么辦,怎么處理解決呢?”林海表面上依舊是畏畏縮縮的樣子問著。

    紋身男猙獰地笑著說道:“好辦,我這個車才提回來不到半個月,等于是新車,被你這么撞一下撞成這樣,進去4s店修一下起步也要幾十萬,再說這好好的新車,我才到手還沒開過癮就被你撞了要修,就跟你剛泡到手的妞被人給玩了是一個性質,換成你你樂意嗎?”

    周圍的人再度為紋身男這低俗的玩笑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在他們看來林海完全就是塊砧板上的肉,誰也沒有注意到林海到底是個什么神情。

    林海哭喪著說道:“大哥,幾十萬我真拿不出來啊,我一個小保安,一個月才幾千塊錢,我要是有這么多錢我還至于當保安嗎?”

    紋身男獰笑著說道:“誰讓你賠幾十萬了?我都說了,這是賠錢送修能解決的問題嗎?好好的新車給我撞成這樣,換成你你還愿意要?”

    “現在問題非常簡單,你直接買輛新車賠給我,這輛車老子不要了白送你了。”紋身男說著,一步步走近過來,手里的鋼管一上一下地揮舞著,威脅的意思已經是十分的明顯。

    “大哥,求求你了,我真的賠不起啊,我一個小保安修都修不起這車,更何況是賠你一輛新的。”林海低著頭,聲音里帶著哭腔委屈地說著。

    紋身男揮舞著鋼管,看樣子是已經不打算再跟林海廢話下去了:“賠不起是吧?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弟兄們,給他留點教訓,不能太便宜了他。也注意著點,別玩太過火,廢了他一只手一只腳就行了。”

    紋身男的話剛一說完,一群人已經一擁而上,十來個人對著林海就要一齊出手,在他們看來,他們這么多人對付一個裝逼的小保安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事實證明他們想錯了,因為林海也是懶得再廢話了,他也在等著這一刻。

    紋身男鋼管對著林海的肩頭狠狠地甩了出去,這一下子要是砸上去,林海非骨折不可。

    果然,就聽到了清脆的聲音,是骨折的聲音,只不過同時伴隨著的還有鋼管落地的聲音。紋身男站在原地愣了一下以后,才猛地反應過來,低下頭看見手里的鋼管已經掉到了地上,而他的手臂更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扭曲著。

    而林海卻是好端端安然無恙地站在他的面前,甚至于臉上還帶著一絲絲的微笑,只不過那微笑在他看來忽然間變得很陰冷。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看見林海動一下,甚至于到此刻他都還懷疑是不是自己出現了錯覺。

    下一秒鐘,他才疼的忍不住叫出聲來。

    “我靠,嚇我一跳,耳膜差點給我震破。”林海嚇得一哆嗦,趕緊捂上耳朵,隨即問著其他的人:“你們是一個個上,還是一起?”

    他還非常“好心”地建議著:“要不一起吧,這樣節約點時間,畢竟大家都很忙。”

    車里頭宋雨婷都驚呆了,她不是第一次看林海出手,但是每一次都還是讓她一樣的震驚,因為在她看來那完全不是一個正常人能有的速度和力度,那些人面面相覷過后一齊沖上來的時候她甚至于還嚇得發出一聲驚叫,幾乎想拉開車門沖出去沖到林海跟前,可是還沒等她叫出聲來,戰斗就已經結束了。

    這依舊是異常毫無懸念的一邊倒的一次戰斗,林海看著躺倒一地的七零八落的人,滿臉遺憾地活動著手腳問著:“還有沒有能起來的?再來一遍要不要?”

    既然這幫人說他裝逼,那他索性就把裝逼進行到底好了。

    可惜的是,這次沒有一個人配合他,誰也不敢,最主要的是都被他打得根本站不起來了,所以也都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他裝逼。

    林海遺憾地搖著頭說道:“真是的,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就這水平還學人家出來找茬,還敢開口要一百萬,這是吃大蒜了?這么大的口氣。”

    宋雨婷終于拉開了車門,跌跌撞撞地跑了下來,沖到林海跟前帶著哭腔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她直接一把抱住了林海埋在他的胸前哭著:“嚇死我了,我知道這些人對你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你都不會放在眼里,可我真的害怕擔心你……”

    林海剛活動開手腳,一下子被她這么緊緊抱住,感受著她溫暖的身軀還有一陣陣的體香,頓時忍不住就有些心猿意馬,隨即反應過來趕緊抽自己一巴掌讓自己清醒過來:“想什么呢?說了拿小婷當妹妹看,還敢有什么想法那不是禽獸不如嗎?”

    “你怎么了?”宋雨婷疑惑地問著他。

    林海可不敢說剛才那一瞬間他本能的生理上的反應,趕緊說著:“沒事,都說了讓你不要下來,你先回去車里等我,這事情還沒完呢。”

    宋雨婷帶著疑惑被他重新塞到了車里,接下來的事情林海就不想讓宋雨婷去知道了,一個是怕她有心理陰影,再就是如果真的是如同林海猜測的那樣,那以她的性格,肯定心里頭會非常難受。

    現在剩下林海重新面對著這些人,不過情況已經完全是逆轉了,林海居高臨下地看著這些人:“說吧,誰讓你們來的?”

    紋身男咬著牙,忍著痛說道:“你說什么?根本聽不懂,你在路上開著車撞到我的車了,我讓你賠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哪有誰讓我們來?”

    林海笑瞇瞇地看著他說道:“剛才試了下,你的骨頭好像也并沒有多硬,不就是一擰就斷嗎?還是說你不死心,想再試試,可以啊,剛才你不是說要廢了我一條胳膊一條腿嗎,那我來演示給你看吧。”

    說著,林海毫不猶豫地一腳就向紋身男的小腿踢過去,他是絲毫沒有留情,反正對付這種仗勢欺人的家伙,不給他們留點深刻的教訓,以后他們還會這樣去對待別人。

    再一次清脆的骨頭折斷的聲音過后,紋身男慘叫一聲,這次是徹底的暈了過去。

    “我靠,這么脆弱,也太經不起打擊了吧?”林海看著紋身男,非常的無語,隨即又看看其他的人:“那這現在咋辦?誰來說說這個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紋身男的血淋淋的例子擺在眼前,這下子沒有人敢再嘴硬,幾乎是哭天喊地搶著要說。22
安徽快三是正规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