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佐助 > 第451章 見歌蘭蒂斯
    “找我只為了說這個嗎?”看著艾麗絲離開的美麗背影,佐助不由深深嘆了口氣,雖然艾麗絲沒有說什么別的話,但她的到來,就是一個暗示,代表著她進入了赫爾德的視線中了。∟★八∟★八∟★讀∟★書,.2▲3.o︾

    “這也是一位可憐人啊。”艾麗絲本質上是一個好人,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源自赫爾德的操控,在脫離了赫爾德的控制之后,艾麗絲在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之后,非常的后悔,可惜就算是這樣,對于未來還是沒有什么改變。

    因為赫爾德的計劃是陽謀,還有就是艾麗絲也未必知道赫爾德的全部計劃,如果她的全部都知道,未必可以那么容易脫離赫爾德的控制。

    “話說西嵐還可以開時空之門嗎,如果不能開,該怎么幫艾麗絲解除控制呢,打敗她嗎,不過想要打敗她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啊。”

    艾麗絲是什么人,魔界會盟的第一高手,打敗了戰法的尼巫的人,魔界除了使徒,召喚師凱蒂,還有魔皇夏勒弗茲之外,她應該是第一人了。

    “說起來艾麗絲和夏勒弗茲打過沒有,還真不知道,好像第一次魔界會盟,佧修派出場的是理查德,夏勒弗茲沒有出場。”

    之所以只說夏勒弗茲,不說召喚師凱蒂,是因為凱蒂是可以召喚第四使徒卡西利亞斯的本體的人,和她戰斗,就是和第四使徒打,根本沒有勝算,再說了,就算沒有第四使徒,凱蒂的實力也應該強過艾麗絲和夏勒弗茲,畢竟是能夠召喚卡西利亞斯本體的人。

    想要召喚使徒本體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不想和赫爾德作對,卻想著救艾麗絲,我這也是。”在心里自言自語的佐助,突然無奈的搖了搖頭。

    “話說,阿斯卡要艾斯德斯和赤瞳來這里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讓赤瞳過來還無所謂,但是讓戰斗狂艾斯德斯過來,難得是為了外海的魔獸,在海中作戰,沒有比冰系能量最好的選擇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正好最近帝國那邊也沒有什么事情,讓她們過來就過來吧。”

    “你想見歌蘭蒂斯。”羅莉安的首飾店,佐助對羅莉安說出了自己的要求,本來他是可以去圣職者教會直接去找歌蘭蒂斯的,不過考慮尼爾巴斯的事情不好泄露給圣職者教會的其他人,佐助只好來找羅莉安了,畢竟如果他直接去找歌蘭蒂斯有些不太好。

    “是的,有封信,有人托我帶給她。”佐助笑著說道。

    “你直接去找她不就行了,你又不是不認識她。”

    “我知道,不過這事情需要保密,我不好出現在教會。”

    “好吧,我去把她找來。”羅莉安在考慮了一下之后,讓佐助幫忙看一下她的首飾店,就離開了。

    “納特拉這家伙,這下子算是出氣吧。”羅莉安走后,佐助想起了最近納特拉的情況,不由笑了起來,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納特拉在擁有強大實力之后,回到魔法學院立即把那些曾經嘲笑她的人狠狠揍了一頓。

    隨后就在魔法學院傳授戰斗法師的修煉技巧,畢竟并不是所有的魔法師都適合成為元素法師或者召喚師的,之后還真讓納特亞找到了二個適合修煉戰斗法師的人,并且同樣是女性。→???八+++八**讀==書^^≥

    “說起來戰斗法師好像都是女的吧,不會最后就我一個是男的吧。”在腦海里想了一圈,佐助都沒有想到,有那個人男性戰斗法師。

    “話說納特亞不會成為阿拉德大陸的戰斗法師的始祖吧。”戰斗法師一出,那什么魔拳師,魔武者,恐怕只能靠邊站了。

    “你找我。”羅莉安的速度果然飛船的快,很快就帶著一頭金色短發,穿著教會制服的歌蘭蒂斯,一身潔白的長袍,胸前帶著一個十字架飾品,和上次一身戰斗裝束的歌蘭蒂斯相比,氣質有著很大的不同。

    “我這里有你的一封信。”佐助說著就帶著歌蘭蒂斯走進首飾店后面的小屋,尼爾巴斯的事情牽扯有些大,還是不要讓羅莉安知道為好。

    “信。”歌蘭蒂斯一開始還不在意,但是在看到信上的字跡之后,突然神情激動的站了起來,之后立即打開了信。

    打開信的歌蘭蒂斯,手上突然泛起白色的光芒,在這光芒的照耀下,信的字跡突然發生了變化。

    “這是?”雖然佐助沒有看到信的內容,但還是感覺到了其中的變化,“看來是有些不相信我啊,不過也對啊。”

    對此佐助并沒有介意,畢竟佐助對于尼爾巴斯來說,只能算是一個剛認識不久的人,而且帶的信又是給自己的親妹妹的,小心一點很正常。

    按照佐助的猜想,這里面恐怕牽扯到了圣職者教會內部的權利權利之爭,作為五圣者之一的后代,尼爾巴斯變成了復仇者,對于某些人來說,是一個不錯的借口。

    現在的圣職者教會,已經不是當年的圣職者教會了,當年的五圣者能夠合作無間,但是過了這么多年,圣職者教會比起當年不知道擴大的多少倍,這里面的權利可不小。

    當年幾乎是一體的圣職者教會,如今差不多分成三個勢力,虛祖,貝爾瑪爾公國和德洛斯帝國。

    其中驅魔和巫女因為虛祖的符咒術,可以說虛祖一家獨大,圣騎士和藍拳則是公國和帝國差不多,帝國比公國多的就是異端審判所。

    如今的圣職者教會,要說正統當然是屬赫爾瑪頓的雷米迪亞大教堂了,這是屬于圣職者總部,現任的大主教更是當年五圣者之一的直屬后代。

    帝國那邊的圣職者就比較混亂了,黑暗教團,一開始就是在帝國那邊產生的,在加上當年的暗黑圣戰,還有上一次暗黑圣戰也是在帝國的境內發生的,帝國內部是隱藏了不少的偽裝者的。

    “我哥哥他現在在那里。”在看完信之后,歌蘭蒂斯的眼角立即泛出一絲冷水,這么多年沒有哥哥的消息,此刻見到了哥哥的信,歌蘭蒂斯心中非常的激動,在加上之前信件的加密形勢,正是她曾經和哥哥的交流方式,這是其他人沒有辦法偽造的。

    隨后其立即湊到佐助的面前,一臉焦急的詢問著。

    “我只是偶然遇到他的,現在他在那我真的不知道。”聞著歌蘭蒂斯身上的清香,佐助的心神不由的一蕩,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那你在哪里遇到他的。”歌蘭蒂斯繼續問道。

    “抱歉,這個他說了,不能告訴你,我已經答應了他了。”佐助一臉平靜的搖著頭說道。

    “告訴我。”

    隨著砰的一聲,歌蘭蒂斯一拳錘在桌子上,讓桌子上的茶碗都不由的跳了起來。

    “他如果可以見你,也就不需要我給你送信了,你這么魯莽的想要找到他,只會害了他。”

    “我哥哥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告訴我。”歌蘭蒂斯在沉默了一會之后,張口問道,歌蘭蒂斯可不是傻子,相反她十分的聰明,哥哥的信,在結合教會內的事情,雖然她還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對勁了。

    “抱歉,不過你放心,只要你好好活著,總有一天會見到你哥哥的,如果你想知道真相的話,那就讓你強大起來,只要你強大到,你哥哥不在擔心你的安全,說不定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尼爾巴斯具體是怎么想的,佐助當然不知道,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對此有所猜測,他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尼爾巴斯一直不見妹妹的舉動,說起來和鼬的舉動倒是有些相像,當然了因為歌蘭蒂斯是女的,有些地方肯定是不一樣的。

    “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裝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至于你哥哥的消息,有時間的話,我會帶給你的。”尼爾巴斯是一個強大的高手,和他處好關系總是沒有錯的,未來的阿拉德大陸會發生什么,沒有人可以預料,多結交一個高手,總歸是好事。

    “我知道了,之后我會寫一封信,你幫我帶給哥哥。”

    “沒問題。”

    “歌蘭蒂斯。”就在這時,房間突然被推開,羅莉安和一個青春靚麗的女性走了進來,在看到房間里的佐助和歌蘭蒂斯之后,這人突然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歐貝斯姐姐,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看到這個女人之后,歌蘭蒂斯一臉的驚訝。

    “剛回來不久,本來想找我的小歌蘭蒂斯呢,沒想到你卻在這里,這家伙是誰啊,竟然能夠讓你私自見面,不錯。”被歌蘭蒂斯稱為姐姐的歐貝斯,說著就走到佐助的身邊,一臉笑意的上下打量著。

    “事情就這樣了,我先走了。”佐助說著,手一揮,之前被歌蘭蒂斯放在桌子上的信件,立即被焚燒殆盡,并且火焰沒有波及到桌面一絲一毫,在死亡之塔的修煉,讓佐助對于力量的控制,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在銷毀了信件,之后佐助就想離開,不過立即被歐貝斯攔住了。

    “不要那么著急嗎,這是什么信啊,在我來了之后就毀滅,不會是情書吧。”

    “歐貝斯姐姐,你胡說什么啊。”歌蘭蒂斯一臉不滿的叫了起來。

    “不是吧,你們兩個。“一邊的羅莉安突然也指著佐助和歌蘭蒂斯叫了起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他被歐貝斯的話帶歪了。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不說清楚不準走。”

    “再見。”佐助說著腳步一錯,身影立即從歐貝斯的身邊急速閃過。

    “給我留下。”歐貝斯的話還沒說完,在佐助的身前就出現了一道光之屏障,不過下下一刻這道屏障立即被佐助被擊碎了,之后佐助的身影立即就從羅莉安的首飾店消失了。

    “實力很強嗎。”看著被摧毀的光之屏障,歐貝斯的嘴角突然翹了起來。

    “實力不錯嗎,不過這家伙到底是誰啊,圣職者當中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啊。”出現在佐助心里這么想著,就轉變了方向去了冒險家聯盟那里,想必他們那里有這方面的情報。

    “五圣者的后代,現任大主教的孫女嗎。”在冒險家聯盟那里,佐助很快就知道那個叫歐貝斯的女人的資料了,年齡不過只比歌蘭蒂斯大了一點,但一身實力,已然是頂尖水準了。

    因為西海岸的問題,如今的冒險家聯盟里面已經沒有什么高手存在了,絕大部分人都去西海岸打魔獸去了。

    “狄瑞吉的事情,這邊也小心一點,注意收集周圍的情報吧。”虛祖,佐助再次和阿斯卡見面了,把使徒的事情,還有狄瑞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雖然按照他的記憶,此刻真正的狄瑞吉應該在諾斯瑪爾,但是難保狄瑞吉不會亂跑,跑到虛祖,畢竟這里是現實。

    “我知道了,會讓人注意的。”阿斯卡點頭道。

    “對了你讓艾斯德斯過來到底要做什么,虛祖可沒有她發揮的余地。”雖然虛祖也有戰斗,但這種戰斗都是暗地的,比如說門派,道場之間的爭斗,這種爭斗并不是什么點到為止的爭斗,滅門屠派的事情也是時有發生的。

    “這個現在還不是你知道的時候,等你成為親王的時候就可以知道了,至于她們兩個,放心,我會保證她們安全的,再說憑她們兩人的實力,也不需要太擔心。”

    “你這樣說,我反而不放心了。”

    “這就是你的事情了,對了,這是你之前要的東西。”阿斯卡說著給了佐助一個密封的卷軸。

    “我知道了,不過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幫忙的話,一定要告訴我。”

    佐助此時手中的拿的卷軸是驅魔師的修煉卷軸,因為死亡之塔的修煉,讓現在的佐助,可以空出一些時間,修煉其他方面的能力,正好驅魔師的修煉方法有符咒,如果配合通天箓的話,說不定會有更好的效果。

    “這樣啊,沒有問題。”在把艾斯德斯和赤瞳帶來之后,阿斯卡對著艾斯德斯和赤瞳耳語了一番之后,艾斯德斯立即興奮的點了點頭。

    赤瞳則是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這邊的事情終于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只有等天空之城真正出現了,倒是秦時明月那里需要去看一下。”11
安徽快三是正规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