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女生小說 > 余生皆是喜歡你 > 第1972章 (2002章)事發
    薄瓷雪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感覺到無比苦澀。

    回到辦公桌,薄瓷雪沒有辦法再集中精神工作,好幾個數據出錯后,和她一起做項目的宋漫惱火道,“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不知道我們這個工作很嚴謹,出不得錯的嗎?”

    薄瓷雪沒精力跟宋漫爭執,她確實沒做好工作。

    嚴宇走過來,說道,“瓷雪,你是不是最近加班累了?我看今晚下班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薄瓷雪點點頭,“我會盡快把我這部分數據做好,不給我們小組拖后腿。”

    到了下班時間,薄瓷雪沒有回去,依舊坐在電腦前,盡量讓自己不去胡思亂想,專心做事。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她揉了揉酸澀的脖子,起來準備活動一下。

    手機震動聲響了起來,看了眼來電顯示,南潯打過來的。

    薄瓷雪接通電話,那頭傳來南潯帶著哭腔的聲音,“瓷雪,有時間嗎,你能來趟都城大酒店嗎?”

    南潯是職場上女強人,雷厲風行,人見人怕的女魔頭。

    很少有這種脆弱的時候。

    薄瓷雪聽出不對勁,她沒有多問,說了聲好后,離開了研究所。

    薄瓷雪打車來到了都城大酒店。

    到了南潯所說的房間,薄瓷雪見門沒關,她推門走了進去。

    南潯裹著浴袍坐在床邊,向來打理的一絲不茍的齊肩頭發凌.亂的散落在頰邊,微低著頭,眼睛紅腫,交握在身前的雙手緊握,手背上青筋突了出來。

    落地窗前,還站著一抹欣長俊美的身影。

    那身影薄瓷雪并不陌生。

    唐墨!

    一看這個情形,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的薄瓷雪頓時明白過來發生了什么。

    她怒不可遏,“唐墨哥,你平時怎么玩我管不到,但你居然搞到我閨蜜頭上了!”

    薄瓷雪走到南潯跟前,想到她昨晚經歷了什么,心疼又氣憤的將她摟進懷里,“我會幫你討回公道的。”

    薄瓷雪交的朋友很多,但能讓她放心尖上的,也只有南潯和唐嫵。

    最好的朋友遭遇了這種事,她怎么可能不動怒!

    尤其對方還是有名的hua hua gong zi唐墨!

    唐墨聽到薄瓷雪的話,眉頭皺得能夾死蒼蠅,他一拳頭砸向落地窗,似笑非笑陰晴不定的道,“我特么,你問問你的男人婆好閨蜜,這里是誰的房間?”

    薄瓷雪,“…………”

    南潯緊抿著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雙唇,雖然平時南潯一副職場女強人模樣,人見人怕,但她長得并不差,五官明麗出挑,只不過她平時氣質過于清冷,沒有女人的柔軟嫵媚,才會給人造成她沒有女人味的假象。

    “阿潯,怎么回事?”

    “是我昨晚喝多走錯了房間,將他當成別人了。”

    薄瓷雪訝然,“你將他當成霍醫生了?”

    南潯暗戀霍醫生,薄瓷雪是知道的,南潯前幾天還在群里說,霍醫生馬上要成為她表妹的男人了,南潯和她表妹勢如水火,表妹以前搶走了她初戀,表妹家還害她父親出事,南潯很表妹入骨。

    表妹得知南潯暗戀霍醫生,就主動出手了,南潯氣的不行,那天在群里說,要提前得到霍醫生。

    她昨晚就是來酒店實施計劃的,她喝了不少酒壯膽,結果……

    薄瓷雪將南潯攬進懷里,憤憤瞪了眼唐墨,“阿潯認錯人了,唐墨哥你身經百戰,怎么也不阻止事情的發生?”

    唐墨臥.槽了一聲,“勞資讓女伴等房里,進來時也喝多了,勞資以為是女伴。”

    唐墨心里真是日.了.狗了,他在商場上和南潯有過合作,私下里,他們一群公子哥都叫她滅絕師太、男人婆,真真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的。

    “勞資要報警!”

    他活了二十五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他居然和滅絕師太……傳出去,他還不得成圈里笑話!

    南潯處理工作上的事有一手,可面對這種情況,她顯得手足無措。

    “你要多少錢,我賠……”

    南潯話沒說完就被薄瓷雪眼神打斷,薄瓷雪走到唐墨跟前,“唐墨哥,你確定要報警?這事張揚出去對你沒什么好處吧,就算阿潯有錯,你難道就真吃虧了?”

    “阿潯還沒嫌棄你,誰不知道你女人比衣服還多!”

    唐墨額頭上青筋跳了跳,“瓷雪妹妹,你怎么說話的?不要以為楷現在對你不一樣,我就得……”

    唐墨話沒說完,房間門再次被推開,一道清寒的嗓音傳來,“你就怎么?”

    看到白襯衫黑西褲,精致考究的夜楷,唐墨將沒說完的話咽回去。

    薄瓷雪沒想到唐墨將夜楷叫了過來,她看了他一眼后就迅速挪開了視線。

    夜楷走到唐墨跟前,將他拉到外面。

    二十多分鐘后,夜楷走了進來。

    薄瓷雪不知道夜楷跟唐墨說了什么,唐墨沒有再進來,夜楷嗓音清淡的對薄瓷雪說道,“我跟墨兒說好了,昨晚的事算了,你帶他去換衣服,我在樓下等你們。”

    說完,他就出去了。

    薄瓷雪撿起地上的衣服,遞給南潯,南潯換好衣服后,兩人到了樓下。

    原本想打車離開,但夜楷的車已經停到酒店門口了。

    薄瓷雪雖然不想跟他相處,但今天這事,若不是他出面,唐墨可能不會輕易算了。

    兩人到了車上。

    夜楷親自開的車,他先送南潯回去。

    下車時,薄瓷雪對夜楷說了聲謝謝。她扶著南潯上樓了。

    南潯洗了澡,精神好了一些,扯了扯唇角苦澀的笑了聲,“我心里也是嗶了狗,不過我也不是那種沒了清白就要死要活的,何況這次確實是我的錯,當初就不該生出那種報復我表妹的心思,這也算報應但我自己頭上了。”

    “我得睡一覺,下午去醫院,說實話我也怕得病。”

    薄瓷雪陪了南潯一會兒,她睡著后才離開。

    昨晚加了一夜班,她也累的不行。

    下了樓,她準備叫車,見夜楷的車還停在樓下,微微怔住。

    車窗降下,男人清貴俊雅的臉露了出來,太陽出來了,他臉上戴著墨鏡,是她送的那副。

    薄瓷雪抿了抿唇,拉開車門,坐了上去。21
安徽快三是正规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