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都市夜戰魔法少男 > 七百零七章 國戰:C級階位戰 的結束
    倫敦盛大,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遼闊市區,從天空的云端跳下,在大本鐘的指針旁停留,穿行過充滿英倫風格街道,飛過圣保羅教堂和西敏寺的門前,鉆過倫敦眼的縫隙以及大英博物館的長廊窗邊

    環繞過這座世界最大型城市之一的城市全貌,最終沖進倫敦金融城的中心和同伴匯聚,這一縷清風同樣演變成兇暴對沖的狂風氣流!

    見證著此刻十字路口上的最后決斗!

    舉起夜器弓柄,同樣傾注自己此刻還沒恢復完全的所有魔能,流淌進弓身的那一刻,魔能構筑的弓弦出現,阿爾忒彌斯的永恒追獵亮起狩獵之夜的月光!

    將近一人高的巨大弓身,自然與狩獵的狂野蘊含在弦月般華美夭矯的弧度之中,用盡全力也只是稍微拉開弓弦一點的方然,一瞬間就感覺到了這件純粹攻擊性夜器的力量!

    亮著白翼啟動的光圈,看到方然從最后一個奧術之匣中抽出夜器的剎那,奧斯菲雅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然后在下一秒就恢復決然!

    再沒有任何多余的話語,隔著倫敦城的十字路口同樣都是扔掉了奧術結晶,此刻無論是方然還是奧斯菲雅都把自身一切,壓上這底牌盡出的最后一擊!

    月神狩獵的箭矢在方然咬牙勉強拉開的弓弦上隱約出現,精靈奧術從奧斯菲雅緊緊握住的燦金劍柄上緩緩朝著劍尖亮起,

    弓弦脫手,圓環釋放,零騎白翼和月神狩獵的一擊同時明滅灼眼!

    雙方觀戰室中,方術使和赫歇爾·琳華同時站起,十字古槊和貴族獵qiang直指下方地面,a級的力量干涉范圍朝著方然和奧斯菲雅的所在擴散,防止著危機生命的后果出現!

    最后一擊威力對撞的瞬間,眼前光芒對撞只感覺視野刺眼的亮白,除了自己手上巨大銀白月弓射出的魔能箭矢,和對方七重圓環擴大的精靈奧術光輝以外什么都看不到!

    不過松開月神狩獵的弓弦、白光填滿視野的那一刻,方然感覺自己心中好像有什么枷鎖斷掉了一樣,一股掙脫束縛不知道是喜悅還是咬著嘴唇想哭的心情,讓摘下面具的他眼眶發熱的潮濕被席卷的氣流一瞬吹干,

    然后象征著暗月的漆黑從心臟【創牌】所在的暴食印記上彌漫,沒有任何人看到詭異不詳的黑裙身影,飄浮在他身后像母親一樣珍惜的環抱住自己人偶的肩膀,仍舊是像故事里一樣讓人覺得恐怖卻又妖冶無比的笑,讓這一刻方然真的聽到了她的低語。

    “沒錯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想怎么樣都沒有問題,不想停留在原地的話,就去告訴他們、去告訴這個世界”

    a級武裝增幅和a級夜器的一擊對撞傾軋,最后似乎對撞點稍有偏差一樣,各自最強的一點穿透對方的攻勢,方然在洪流中撐住自己身軀的聽到她最后一句狂熱幻惑低笑的那一刻,

    “去告訴他們所有人,你的存在。”.

    他和奧斯菲雅的最后一擊,兩道光芒先后炸開耀眼璀璨的光與風,淹沒了各自的身形!

    然后月神狩獵的箭矢和精靈奧術的洪流頃刻間從他們兩人身邊呼嘯而過!

    “是誰贏了!?

    “分出結果了!?”

    “方然他沒事吧!?”

    夜局觀戰室中,在看到最后一擊的光芒同時淹沒方然和奧斯菲雅的身影,夜局眾人一下子都紛紛擔心了起來,虛擬屏幕上現在只有一片光白,他們都看向了隨時準備出手的方術使。葬天至歌

    握著十字古槊鋒尖直指下方方然所在,感知中傳來的結果讓從剛才起就一直有些默然正式的方術使微微一愣,然后收起了能力整個人恢復了懶散的癱回沙發之上,像是覺得沒辦法的失笑:

    “小方這家伙,真是”

    然后在看到眾人目光的時候,無奈的攤手回答。

    “你們等下看就知道了”

    聽著他這樣奇怪的回答,眾人紛紛看向面前的虛擬屏幕,如同鏡頭聚焦一樣,奧術追影的圖像緩緩在光明中染上色彩變得清晰。

    然后倫敦城十字街頭,虛擬屏幕上出現的景象和這場階位戰開局一樣出人意料

    兩人都安然無恙!

    巨大華美的零騎白翼已經光芒黯淡恢復原狀,啟動的光環也在眼眸中消失,像是天使墜落凡塵一樣落回廢墟殘骸之中,神話中月神的弓矢已經在手上消失,只剩下又長又緩仿佛溺水上岸之人的呼吸。

    壓上剩下一切對撞的攻擊,一道射穿奧斯菲雅身側佇立的大樓,一道沖進方然身后橫倒的廢墟。

    不約而同的,在不知道對方也會這么做的前提下,

    兩人最后一擊都沒有對準對方。

    只是奧斯菲雅看著對面但還站著,漆黑西裝破敗狼藉在灰塵彌漫中飄飛的身影,低下頭不甘心的嘴唇咬出血跡。

    輸了明明應該是自己這邊有著更多的能量,但是竟然

    月神箭矢和精靈奧術對撞傾軋的最后一秒,奧斯菲雅知道是對方更先沖破自己的攻擊,

    假如方然對準的是她的話,那現在她已經輸了。

    拋開奧術結晶并不是猜到了自己心軟不會真的攻擊他的計劃,而是相信自己的攻擊更強一定能贏的信心!

    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而站在原地看著視野右上魔能再次清空的方然,虛弱的感覺從胸口蔓延開來,他輕緩不敢用力的長長呼氣吸氣,延緩著眼前黑朦到來的難受,

    然后看了一眼在自己身旁如同高速列車一樣呼嘯而過,留下坑陷殘痕沖進身后廢墟的精靈光束,微微咬牙。

    要是剛才能有更多的魔能,自己就能完全抵消掉

    他身體搖晃的觸碰到了自己插在面前的唐刀,然后把所有重量壓了上去的支撐住身體,掙扎在心臟停跳供血不足的負擔之中。

    可惡就差一點

    此刻的模擬場景在剛才那最后一擊結束的余波中安靜,無論是王庭還是夜局,雙方的觀戰室中所有人看著煙塵余波中的兩人也都是出神無聲。

    雖然并沒有結果,但勝負好像已經

    “還沒結束!我還沒有認輸!”

    然后像是小女孩不甘心失敗的喊聲打破這一刻的平靜,一片狼藉的十字路口方然看著奧斯菲雅手腕都在顫抖的拔起自己的精靈之森,上面已經沒有任何精靈的光點,反倒像是一柄裝飾用的長劍。

    但即使這樣,她也抬起自己發紅的眼眶,湛藍的眼眸再一次的看向方然低喊:

    “拔出來!”七月是你的謊言

    “你不是一開始就握著那柄刀么!到了這一步都還有沒用的手段,這是你彰顯從容余裕到最后也在輕視我的手段么!?”

    不光是已經快站不穩的身形,就連聲音也在情緒波動中顫抖,看著即使沒有魔能也對著自己舉起劍刃的奧斯菲雅,黑朦侵襲視野讓方然仰頭哈出一口氣的笑了出來。

    “放棄吧,沒有能力光憑武器技巧和身體能力正面交手你贏不過我的。”

    “少廢話!”

    擺出騎士最基礎的起手姿勢,精靈之森的劍鋒高高舉起,奧斯菲雅不顧方然說什么的喊道,然后微微顫抖的聲音艱難嘶啞。

    “我絕對不會承認這樣還能站著的失敗”

    而聽到這句話只好沉默了一下平靜的拔起面前從場景開始,他就一直握著的唐刀,握著曾經讓自己恨牙癢癢的刀鞘,方然右手放上刀柄橫在腰間的壓低身體前傾。

    然后一瞬間那個還總是慌張稚嫩的自己,跟著那道身影每天在訓練場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來-

    ‘拿出點自信來,方然’——

    ‘你可是夜戰參加者’-

    黑朦在眼前蔓延擴散,聽著面前的身影沖過來的腳步,從那個每天都精疲力竭的暑假學會的技巧,拔刀一閃的瞬間哪怕視野不清,方然也有比對方更快斬在對方身前一線的自信。

    精靈之森高舉的劍刃還沒斬下,鋒利感貼著自己面前皮膚的劃過,奧斯菲雅那雙湛藍的眼眸徹底呆滯

    然后階位戰結束的通告在雙方觀戰室中響起,第一場國戰的勝負結果出現在虛擬屏幕之上,傳送回備戰區域的光芒在兩人腳下開始預備的瞬間。

    壓低身形的方然微微一愣的出神,然后輕輕的笑了出來。

    宿群大哥,我做到了

    〔下面沒有了〕

    〔下面真的沒有了〕

    〔都說了沒有了,你這個銀怎么不信呢!?〕

    〔再往下翻我明天摸魚了啊!〕

    只不過這個念頭泛起聽到結束通報,唐刀對著面前空氣朝著斜上一閃拔出,終于為這場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過于精彩的c級戰落下帷幕的那一秒,

    奧術追影結束,傳送回備戰區域的法陣即將啟動的瞬間,徹底的放松下身體和精神的方然,

    突然聽到了布料撕裂的聲音。

    然后下意識抬頭的瞬間,他看到面前被他刀刃一閃逼停的奧斯菲雅胸前,承受不住唐刀刀刃過近距離拔刀帶起的鋒利氣流,‘撕啦’一聲扯出一道口子。

    視野逐漸被黑朦吞沒的方然隱約看到,剛好是中央連接的帶子啪嗒斷掉彈飛,黑暗朦朧中雪白軟膩

    一時間,無論是方然還是奧斯菲雅都是愣住,之前過于激烈的戰斗讓他們眼神呆滯的發出了不明所以的聲音。

    誒?

    接著傳送法陣發動,c級階位戰以一種和開局一樣的意外發展,

    就此結束。

    2
安徽快三是正规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