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女生小說 > 護花高手在都市 > 第1961章 阿九身世的消息
    段一郎驀地瞪大眼睛,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因為他捏碎的是自己的喉嚨。

    “怎么了,捏得不夠盡興?”

    夏天臉上滿是嘲諷的笑容,為了更安逸地欣賞這白癡的表情,特意斜倚地阿九的懷里:“那不妨再大力一點。”

    段一郎聽著夏天這話,氣得肺都要炸了,但是身體卻一動也不動敢,手更是穩得像是被凍住了一樣。

    阿九也覺得段一郎純粹是自找的,惹誰不好非得招惹夏天,這下玩脫了,直接自食惡果。

    “咔咔……”段一郎想說什么,可惜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眼睛求救地看著應曉月。

    “早跟你說了,你偏不聽。”

    應曉月嘆了口氣,沖段一郎搖頭道:“別掙扎了,你已經沒救了。”

    不得不說,段一郎也不是什么易與之輩,好歹也是修仙者,肯定不會就這么坐以待斃。

    驀地他發動了自己的能力,伸手捂住脖子,將破碎的喉嚨定住,接著像是狂奔的野狗似的,奔向了傳送電梯。

    進入電梯后,關門之前,段一郎還不忘給夏天一個無比怨毒的眼神。

    “他這是恨上你了。”

    應曉月不忘沖夏天和阿九提醒道:“段一郎在島上的身份不簡單,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你們小心點。”

    夏天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撇撇嘴道:“無所謂,反正這白癡馬上就要死了。”

    應曉月聽到這話不由得一愣,接著想到夏天的種種神異之處,覺得自己可能白做好人了。

    “你不走?”

    夏天抬眼看了應曉月一眼,不滿的說道:“非要做我跟九丫頭的電燈泡?”

    “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們談談。”

    應曉月淡淡一笑,臀部輕移便坐在了夏天和阿九的對面,也就是剛才段一郎的座位。

    夏天回了一句:“我們不想跟你談。”

    這時候,應曉月扭頭看向阿九:“你呢?”

    “你有什么事?”

    阿九當然認識應曉月,只是對她的印象并不好,“事先說明,最好別說廢話,而且快點說,菜快要涼了。”

    應曉月對阿九的態度并不意外,這緣于當年她跟伊音之間的競爭,雖然沒什么死仇,但也算是積怨已久。

    “可以邊吃邊說。”

    應曉月只招了招手,立時便有人送來了一副新筷子,“說起來我還沒吃過這位新大廚的菜呢,這次算是沾了兩位的光。”

    說著,應曉月便旁若無人的吃了起來,還示意夏天和阿九別客氣,盡管享用美食。

    阿九像是不想服輸似的,也跟著開吃。

    “九丫頭,別吃了。”

    夏天忽然摟住了阿九的纖腰,在她耳邊輕輕說了一句。

    “怎么了?”

    阿九有些奇怪看了夏天一眼,在她的認知里,夏天可不是什么輕言輕語的溫柔男人。

    夏天沒說什么,只是伸手指了指坐在對面的應曉月。

    阿九一臉的不解,抬頭看了看,發現應曉月居然臉色發黑,很有包黑炭幾分的神采。

    “怎么了,味道挺不錯的,怎么不吃了?”

    應曉月自然不知自己的臉色變化,發現夏天和阿九眼神很奇怪地看著她,不禁問道:“我臉上有什么嗎?”

    阿九問夏天:“你干的?”

    “不是。”

    夏天搖頭,“是菜里本來就有毒。”

    “你說什么,菜里有毒?”

    應曉月悚然一驚,夾菜的手都停滯了。

    夏天點點頭:“對,菜里有毒,而且是巨毒,吃了會死那種。”

    “不對,那你們剛才不也吃了。”

    應曉月有些不信,懷疑地看著夏天和阿九。

    夏天笑嘻嘻的說道:“有我在,九丫頭吃什么都不會有事。

    而且這種毒,雖然致命,但確實能讓菜變得非常好吃,只是吃太多的話,皮膚會變黑。”

    應曉月聽到夏天的話,立時從貼身的包包里取出來一枚白色的藥丸,直接吞咽下去,不多時,臉上的黑色痕跡迅速消退了。

    “這島上還真是處處是陷阱。”

    阿九瞥了一眼面前的菜,仍舊色香味俱全,只是食欲已經全無。

    應曉月氣得將筷子拍在桌子,瞪著夏天道:“我看毒就是你們下的,你們是在故意針對我吧。”

    “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阿九聽著這話有些不爽,“故意針對你?

    你覺得你配嗎?”

    “都說人丑沒智商,這話還真沒說錯。”

    夏天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你在菜里吃出來的毒,應該去找那個廚師的麻煩,跟我和九丫頭有什么關系。”

    應曉月神色陰晴不定,隨手招來一個她的侍婢,吩咐她去廚房把里面的人都叫出來。

    “夏天,阿九,我知道你們兩個對我有些誤會。”

    應曉月深呼吸幾次,情緒漸漸恢復了平靜,“但這不重要,以前的恩怨也暫時放在一邊。

    在這座島上,其實我們算是天然的同盟,應該同心協力將目標一致對外才是。”

    阿九沒有那么容易就被忽悠了,淡淡的說道:“我們只是來玩的,沒有所謂的內和外。”

    “這么說就沒意思了,大家都坦誠一些,不好嗎?”

    應曉月徹底冷靜了下來,嘴角再次掛上了自信的微笑,“你們和伊筱音的目標是霜月島,是陰醫門,是陰后……而我也是。

    這就是我們合作的前提。”

    接著美眸轉而看向夏天,“而且,我們不是早有過約定嗎?”

    夏天擺了擺手,一臉隨意的說道:“是伊伊老婆讓我跟著你去那個什么霜月島,但是你實在是差勁,到現在還沒找到那個島在哪里,也沒找到伊伊老婆在哪兒,那什么約定自然不算數。”

    “那如果我們找到了霜月島,也找到了伊筱音呢。”

    應曉月說這話的時候,一臉自信的笑容,意味深長。

    阿九微一皺眉,感覺這女人在胡說八道,霜月島的所在何等神秘,哪會這么容易被島外的人知道,再說伊筱音的蹤跡連她都不清楚,應曉月又是從哪兒知道的呢。

    “阿九,你別不信。”

    應曉月看出阿九的疑惑,“哨島的島主與霜月島其實一直有往來,畢竟霜月島上的人也需要吃喝拉撒,光靠那座鳥不拉屎的破島,是不可能自給自足的。

    再者說,老門主也在哨島,正謀劃著登陸霜月島,你仔細找找,說不定能遇到他。”

    說著,她停頓了兩三秒鐘,“至于伊筱音,不用想,她肯定也在島上。”

    “說了半天,全是廢話。”

    夏天有些不爽的說道:“這些不用你說,我們也知道。”

    應曉月點點頭:“這點我確信,以你們的本事,想知道這些信息,確實不難。”

    “那你到底在繞什么圈子。”

    阿九冷聲說道。

    “不繞圈子的話,那就顯得我太廉價了。”

    應曉月雙臂抱在胸前,淡淡的說道:“好了,現在可以直說了。

    長生會晚上就要開了,到時候會拍賣很多東西,而我想要的只有一樣,那就是進入霜月島的鑰匙。”

    “那你自己花錢拍下來不就行了。”

    阿九一臉不解,“跟我說這個干什么?”

    “說過了,想跟你們合作。”

    應曉月笑了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夏天,“確切來說,我一直想合作的人只有他。”

    夏天想也不想就拒絕了:“沒興趣。”

    “你聽。”

    應曉月攤了攤手,沖阿九道:“所以想跟他合作,就必須拉上你跟伊筱音,否則我的計劃是不可能成功的。”

    “那你有什么條件能讓我心動的?”

    阿九臉上笑呵呵,心里只覺得這女人還是跟以前一樣的硌應人。

    應曉月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當然有。”

    “說來聽聽。”

    阿九淡淡一笑,并不覺得有什么條件能打動得了自己。

    應曉月說道:“只要你讓夏天答應幫我,那我就把你的身世告訴你。”

    “你說什么?”

    阿九眉峰一蹙,冷冷地看著應曉月,“你再說一遍。”

    應曉月笑容不變,緩緩說道:“我說我可以把你的身世告訴你。”

    “我的身世?”

    阿九不由得嗤笑起來,“你怎么可能會知道。”

    “我是不知道,但有人知道。”

    應曉月回答道:“而我已經花大價錢把這個訊息買了下來。”

    阿九冷聲道:“我不信,別以為這種套路能騙得了我,再者說,我對自己的身世早就不感興趣,那些人既然當年拋棄了我,那所謂的血緣親情也在那時候斷……”夏天忽然伸手捂住了阿九的嘴,看著應曉月,不耐煩的說道:“我答應了,你把九丫頭的身世告訴我就行了。”

    “你!”

    阿九回眸瞪著夏天。

    “九丫頭,你不想知道身世,但是我想知道啊。”

    夏天嘻嘻一笑,不以為然的說道:“反正就是幫這女人一個小忙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

    “太好了。”

    應曉月不禁喜出望外,隨即懷里掏出了一張紙條,遞給了夏天:“這上面有關于阿九身世的一部分信息,你先拿著。

    事后,我會把剩余的信息全部告訴你。”

    說完,應曉月扭著細腰,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九丫頭,你要看嗎?”

    夏天捏著那張紙條,看著阿九,隨口問道。

    阿九目光閃爍,半天什么話也沒說。

    2
安徽快三是正规平台吗